西部书画网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钱来忠访谈录 - 美术大家 - 书画新闻

资讯信息搜索

 

 

钱来忠访谈录

西部书画  XBSH.NET 时间:2017-9-17  美术大家  关键词:钱来忠访谈录  来源:周云 
 

钱来忠艺术简历:

1942年生于四川富顺县,1968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从事艺术创作五十余年,先后任四川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四川美术馆馆长、四川省美协名誉主席、四川省政协画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文联委员、中国画法家协会会员、国际书法家协会创会副主席。

曾获第六届全国美术展览铜奖,第一届中国少数民族画展优秀奖,日本水墨画邀请展二等奖,马来西亚书法邀请展银奖第六届全国美术展览铜奖、第一届中国少数民族画展优秀奖、日本水墨画邀请展二等奖。

展览及学术活动:

1960年,首次参加四川省美展

1973年,多件版画作品行后被国家文化部、中国美协送往美国、英国、法国、日本、德国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参加文化流展览;

1993年、新加坡中华总商会举办《钱来忠中国画作品展览》

1994年,新加坡鸟节坊展览馆举办《钱来忠水墨画展》

1997年,赴日本京东举办《钱来忠画法展》

1998年,应联合国教科文组强邀请,赴法国巴黎总部举办《钱来忠中国画作品展览》

1998年,应邀参加日本水墨画展

1998年,赴韩国光州、首尔参加书法展

1999年,参加马来西亚书法展

2003年,应邀在美国华盛顿大学举办中国艺术讲座并作示范性展览。

2004年,四川美术馆举办《钱来忠山水小品展》

2004年,赴巴西圣保罗参加世界文化联盟大会提交论文《回到原点》

2006年,应邀在美国西雅图市美术馆举办《钱来忠人物画展》,

2007年,在四川成都举办《鸟来鸟去—山水画展》

多次参加中鼎国际、国国嘉德、广东保利以及香港索斯比等拍卖公司的拍卖活动,拍出了作品三十余件。

 

山水灵韵润我心

——画家钱来忠访谈录

周云

  仲秋时节,金风送爽。成都郊野所到之处,呈现出满眼金黄。我和四川艺术网、省美协的同行一行,来到成都郫县三道堰附近徐堰河边画家钱来忠的宅院“四德园”里。

  十年前从省文联领导岗位卸任退休后,钱来忠一直住在这里,浓密的树荫遮盖住整个院子。我们到访的这天,细雨濛濛,绵绵秋雨在园中通幽的小径上努力寻找着碎石间的水洼,敲出一片片悅目的涟漪。清澈的徐堰河在院外,泛着粼粼波纹,静静流淌,与钱老的“四德园”相互照映。

  钱来忠一边陪我们浏览他的画作,一边和我们交谈。我说:钱老,你长年远离市区,偏居在这个清幽的宅院里,寂寞吗?

  钱老爽朗地一笑:“在我的小院子里,一年四季,静看花开花谢,聆听鸟儿自由鸣唱,看它们快活地飞来飞去,去而复返,伴随着飒飒风声和摇曳的树影,在云天之际留下许多美丽的倩姿。这是多么令人艳羡的自由啊,我何来寂寞之感!”

窗外一缕清风吹来,一张黄叶飘落窗台。满目清山夕照明,快意在秋天。我忽然想起唐代诗人刘禹锡咏秋的诗作:“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此情此景,该是对钱老的写照。

记得中美协理事、省文联党组副书记、著名雪山画家李兵曾这样评价钱老:“钱先生有着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化修养,又在省文化厅、省文联、省美协的领导岗位上工作多年,既是个专业型的艺术家领导,又是个学者型的书画艺术家,他把行政的严肃性、创作的开放性和学术研究的深刻性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

  诚如斯言,钱来忠不仅是一位杰出的画家,其书法作品同样超凡脱俗。他把对传统笔型的继承和对现代人生的感悟鲜明地展现在了字里行间。也恰如他所吟的一首小诗:

蜀人古多愁,我今独邀游。逢冬下南海,迎春上匡庐。

吟诗送君福,狂歌动苍梧。未共一杯酒,刻骨十行书。

在钱来忠的人生历程中,他也曾仕途上一路春风,但真正让他感到快慰的莫过于五十余载的水墨之情,以及由此而带给他的诗意生活。

这个如园林般清雅的院子里,从选址到设计,她的画家夫人文小苗都全程参与。最开始只是一栋建筑,后因常有朋友造访,又增加了一个环境清静的茶室。这几年钱老作画越来越多,她便在在原有住处的对面又专门建了一栋创作陈列室,用来创作大幅画作和陈列完成的作品。

  “小苗,我这幅画是哪一年画的?……上次去的那个地方叫什么名字?……”在我们的采访中,文小苗多数时间在一旁看着,钱老有什么记不清楚的,夫人文小苗都会一一提醒。

  绵绵的秋雨撒在别墅一侧的阳光房玻窗上,稀稀疏疏,错落有致。我们以钱老为中心,围成一个弧形,一边品着他亲手泡制的功夫茶,一边听着他恣肆汪洋般的讲述。关于童年的苦难和求学的艰辛,关于艺术的探索与生活的体验,关于美术教育的改革,关于中国传统文化的振兴…

 

 

钱来忠访谈录

  周:您有逾六十载的笔墨生涯了,请给我们谈谈您的少年时光和青年时期的艺学之路。

 

钱来忠:我1942年出生于沱江之滨的古城富顺一贫民家庭。父亲靠给人做厨子的收入维持一家人的生计。那一年,抗战正处于胶着状态。尽管家穷,但父亲还是在四岁半时就把我送进私塾了。

待我七、八岁的时候,就已能背诵《大学》、《中庸》等经典。在回家休学期间.我喜欢上了画画,当时武侠小说里有很多插图,就随手拿来临摹,那时,时兴在香烟里装上跟火柴一般大小的香烟贴片.上面都是些像《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红楼梦》等四大古典小说里的人物画,很是吸引我,便照着一笔一画地临摹。用我稚气的笔墨开始描画心中的英雄形象。从此,绘画就把一粒快乐的种子,深深地根植进我的生命。

在富顺二中读书时,县城里的电影院要画电影广告宣传画,由于请我的费用低,便常常找我去画。有一次,恰逢四川美院有个学生来富顺采风,我和他认识了,很投机,我也常常抽空看他画画,陪他去写生,这期间他也给我讲授一些美术基础知识,指点我画画,这更激发了我的绘画热情。1959年,我从富顺步行了一天的时间去泸州,报考四川美院附中,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以泸州考区第一名的好成绩被录取了。

50年代后期,我涉猎了黑白版画,画领袖像以及漫画等。但由于时代的影响,我的画作都深深地打上了时代的烙印。那时,我还画了不少素描和壁画。这是我从客观反映现实到为现实服务的阶段,也是一个画家从事专业创作必须经历的阶段。

 

周:您从什么时期真正开始了有意识的美术创作?

 

钱来忠:1961年,在四川美院附中读书期间,时年19岁的我深入农家院落,创作了一幅《老农参农会》的画作,画里的人物神态各异,非常传神。这是我第一次独立创作的画.当年参加了省美展。从此,我真正地进入了创作的状态。

1972年是创作的第一个高峰,我接连创作了水墨画《旭日》、黑白版画《奴隶创造历史》等作品,那时我已经毕业分配到凉山州昭觉县文化馆工作。彼时的大凉山,奴隶社会的痕迹还很深,奴隶制度广泛地存在着。我一个人写提纲、配说明、刻版画,一气创作了一个系列15幅奴隶题材版画作品。后来,省美协还派了两位画家到昭觉奴隶制影响根深蒂固的瓦里沟体验生活。也就在那一年,我创作的《奴隶创造历史》系列版画,参加了全国“纪念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30周年”展览活动。次年,作品送往美、英、法、日等国家和香港地区进行巡回展览。时值全国美术创作的低潮期,这套版画系列作品,在中国画坛刮起了一股来自西部内陆的旋风。这套系列版画对奠定四川黑白版画在全国的领先地位还是有很大贡献的。

在凉山工作的3年,我除了创作,便是办班。在凉山,我一个县一个县地办美术培训班,为当地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绘画艺术人才。通过这样普及和提高的过程,经过我培训的学生,现在全国各地都有,有的已走出了国门。我始终认为教学相长,在给学生传授绘画知识与技法的同时,学生也回馈我源源不断的创作素材,在教与学的互动中,师生之间激烈碰撞闪现的智慧与思想火花,对我艺术创作和美学思想的形成,都有所裨益。

文革时期,我来到重庆,连续3年在部队、企业办美术培训班,教学员素描等美术基本技法。那些峥嵘岁月不但磨炼了我的画笔,同时也锤炼了我豁达的性情。

 

 周:今天,您已是享誉巴蜀的大家了,在几十年的艺术学习、艺术创作与艺术探索中,有什么体会和我们一起分享吗?

 

钱来忠:我认为,任何一个画家,如果没有生活基础,光有艺术功底,也不会走向成功。艺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生活是艺术的母本,艺术是生活的镜子。

我有曾在美术学院9年的学习、工作的经历,但凭心而论,美术学院没有对中国美术史作系统、科学的研究,特别是没有对中国画精髓的水墨画流派、画风以及创作规律等系统的理论化梳理,是极大的失误。在没有形成完整、系统的教学体系下,老师只能按自行编写的讲义上课,学生只能按老师所讲授的内容学习。多数学生毕业后无法继续搞创作,从这个意义上讲,美术院校必须改革。

现在美术院校对中国美术史,特别是流派的研究有所涉猎,较以往有所好转,但这样的研究仍不系统。在我看来,对美术史的研究,至少是“三段式”的,即,分为古代、现当代和未来三个阶段作系统的研究。特别是要在对古代、现当代作系统梳理的基础上,对未来美术发展的流变作前瞻性的思考。

我学习绘画,喜欢沉潜于古老的中国绘画传统,惊叹西方艺术的瑰丽多姿,亦喜欢研读现代大师黄宾虹、张大千、傅抱石,更乐于游 历广阔无极的大自然。从我的画作中不难看到上述因素给我的哺养。

我研习绘画,已经60年过去了,迄今不敢说有大的成就,可见学中国画之难。“儿时做梦,长大了要作一个画家。现在七十多岁了,却比儿时更加想圆这个梦。我常用“三更灯火五更鸡”这句黄宾虹先生的话语激励自己,笔耕不缀。我记得小时候,有人给我算命,说我可以活96岁。兴许,到那时我会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画家吧。

 

周:四川山水资源极为丰富,既有江南之沃野、青山,亦有北国之苍山、峻嶺,更有川西高原之雄奇、神幻。用黄宾虹、傅抱石、陆俨少、李可染、张大千等大师的话说,四川山水的一丘一坡、一村一舍“都是画境”。总起来看,你的山水更多是源于写生。几十年中,您好学敏求,遍游了祖国的南北东西,写生盈尺,资料等身,是否可以说,这些都为你的山水画打下了坚实的生活基础。

 

钱来忠:是的,我生长于四川,立志为壮美的蜀山蜀水立传。无数山水画大家在四川将自己的画风臻于至善的历史经验说明,四川是可以造就优秀山水画家的绝好地方。我现在已是古稀之年,心境已经越来越淡泊和隐迹于自然,我选择山水画为主攻方向,利用自己一生的学养心得及山水资源,终会在写生游历之中有所收获。

  我以为山水画家不仅只是如山水诗人那般去吟唱与放歌,而更要能动的去感知大自然造化的力量。

中国的山水诗和山水画有密切的关系。中国传统里的山水诗里有很大一部分作品是社会动乱的苦果与人生苦难挤出的一杯苦汁。喝惯了,苦昧就淡化了,反而觉得有一股甜的回昧。杰出的山水诗之一是陶渊明的《桃花源诗》,桃源是诗人于苦痛中追寻的世外幻境。苦痛在哪里’诗开篇说:“赢氏乱天纪,贤者避其世。”封建统治者的骄奢、苛政是使百姓受苦的根源,亦是许多诗人难以明志报国的原因。那个以妙笔赞美江南山水的杜牧,虽然写过“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廓酒旗风”的丽句,但在歌唱“鸟去鸟来山色里”的同时,他又悲号“人歌人哭水声中”。古人的诗歌多数是哀婉的,山水诗也不例外。它的情感倾向虽有优美和伤感的二重性,更多的却是表现了诗人和历史之间无可奈何的距离,常有被历史抛弃的感伤与追悔莫及的惆怅。

即或许多豪放诗人,他们旷达而风流,矜持而高尚,人格追求是美丽的,但也总是在诗里暗示着某中神秘的命定性及现实中那无可超越的窘境。然而,当后人读他们的山水诗的时候,从哀婉中还是能感知到他们那些“卓越的精神个体的深情召唤,感受到曾经有过的自由和超越,还能感受到历史自身的悲凉”。

山水画深受着山水诗的影响,特别是世外桃源,大抵是山水画追求的文本。更早的《击壤歌》所写的“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我何有哉”,与桃花源里“春蚕收长丝,秋熟靡王税”完全理想一致。这是一派“怡然有余乐”的清平景象。

“清平世界”是山水画共同追求和描绘的现实中的“异乡”,而天人合一则是山水与人居的理想境界。所谓“林泉之志,烟霞之旅”,则全然将历史与现实中的政治和宗教并趋式微了。同时,人们习惯于彻底地将山水画转向了审美愉悦的范畴。很不一样的是,山水画家不像山水诗人那样痛苦和呻吟,而总是能动的去感知造化的力量。以荆浩、关同、李成、范宽等为代表的北派山水画家充分表现了黄河流域雄奇瑰巍,与天争高的雄山大水。而以宋、元诸家如董、巨、黄、王、倪、吴所表现的江南山水则秀丽婉约,丰绰多姿,一派祥和、静谧之境尽出其手。

自宋、元以降,山水画蔚为大观,成了中国画的主流。因其垂天道,得灵气,攫风神,并人事,叟能融笔墨,赋丽彩,于重峦叠嶂,山溪江流,湖光烟色,茂林修竹,草舍书堂,寺庙宫观,高人雅士之间曲尽其妙。加上山水画的“三远”之法,“六法”“一画”之论,以及各种皴法和笔墨的创新。使山水画自成一个庞大而完美的创造系统,游刃阿余地表现了中国人代代相沿的梦想和憧憬。

山水画不仅为帝王官家所珍赏,亦受士农工商之钟爱。这便是山水画长盛不衰的重要原因,也是当代山水画比山水诗更发达的原因。

 

周:五代十国时,巴蜀地区便诞生了本土画派,关于巴蜀画派的缘起与勃兴,能谈谈您的看法和见解吗?

 

  钱来忠:巴蜀画派的兴起,其实还可追溯到先秦时期。彼时,巴蜀就曾作为大后方,为秦王朝最终灭掉六国完成统一中国大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秦时曾置蜀郡,太守李冰父子兴修都江堰水利枢纽工程,从此“水旱从人、不知饥馑”流灌全境的都江堰水利工程让成都成为富庶之地。战乱之时,物阜民丰的巴蜀地区便成为人们避乱的理想之地。比如,唐朝由盛而衰.是困安史之乱而起。为避战乱,唐玄宗率皇室成员逃到四川,包括吴道子等一大批文人雅士也紧随而至,使巴蜀地区的文化发展由此进发空前的活力。唐代,除了中原作为核心板块外,巴蜀板块就成为了第二大艺术板块。

天下山水之观在巴蜀。现当代许多大师级画家都曾入川,并在巴蜀山水的浸润中获得创作的灵感。齐白石就在四川生活了一年,而巴蜀画家陈子庄就在侍其左右中得到真传,成为四川画坛的领军人物。中国画集大成者黄宾虹到了四川,才在中国画的画法上实现了变革。陆俨少过长江、嘉陵江而获得山水画的真谛。徐悲鸿更是因为巴蜀雄奇、瑰丽、俊逸的山水而创作了《巴人戏水》。他仍对四川的美术创作充满希望,同时又生发一种担忧:“四川美术的优势在于它吸收了南北艺术之优长,尤其是山水画,能融南北于一炉,形成刚柔相济的艺术风格;其弱势在于四川不论从经济还是文化上,都形成了自己的一个体系,较为舒适的生存、生活环境,使生活于此的艺术家,一旦取得了一定的成就,很容易满足。

古人说:天下山水在蜀。四川的山水的确很有特色,很有样式。四川的画家要努力地去捕捉四川特定地理环境及人文风貌的精神实质,让笔墨来成全这句话。傅抱石、陆俨少等大家都是进川以后才形成了他们各自独特的艺术风格。我们身处其中,反而容易忽略了本土最有价值的、最有个性特色的东西。当然,一味的张扬雄奇,缺乏内敛和含蓄也不好了;一味的柔美,又缺乏雄奇和阳刚也不好。

中国哲学中的中庸哲学很重要,在中庸哲学的指导下,所谓本土化,就是主张天、地、人的的高度和谐。这种和谐,具有大美的特质和恒久性,这是中国绘画和文化的基本精神。作为本土文化,首先要弄清其史脉、文脉、人脉,尤其是在现当代,传统不能丢,发展演变更不能少。

 

周:1992年、1993年,您两度在新加坡举办国画作品展览后,1998年8月又在法国巴黎总部举办《钱来忠中国画作品展览》,成为在此举办个展的首批中国画家之一。此外,您的版画作品先后被国家文化部、中国美协送往美国、英国、法国、日本、德国等10多个国家和地区参加文化交流展览。2004年应世界文化论坛联盟邀请,您还参加了汉城亚太地区文化咨询会议和圣保罗世界文化论坛大会。

 

钱来忠:1998年,我受国家文化部之邀。和国内画人物的著名画家潘宗凯一起,代表中国参加位于法国巴黎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主办的中国画展。当时,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每年都要选取47个成员国中的一个举办展览,1998年正好轮到中国举办,这也是中国画家第一次在联合国举办画展,结果大获成功。

在第一次与欧美人士的接触中,我了解到他们的审美观念与审美趣味,在他们看来,中国的山水画意境深远,“又像又不像”,是“线条的舞蹈”。按照主办方的规定,展览的画一概不对外销售,但很多欧美人参观展览后对中国山水画表现出深厚的兴趣,我便利用闲暇之余创作了15幅尺幅较小的非展品,以每幅6000法郎的价格卖给他们,并将卖画所得全部捐给了中国驻法国大使馆。

通过这几次外展,我最深切的感受就是中国水墨画要大胆地走出去,否则,就会造成中西方的隔膜。

 

周:中国画之精神,当与道、艺、技相通;又与情、理、法相融。请您谈谈中国画的笔墨精神。

 

  钱来忠:中国画以“水墨为上”。我理解,这不仅是中国绘画的特点和中国古人审美情趣之所在,同时,由于中国水墨画的诗性美、单纯美和幻化美,更契合中国人讲文质并美的文化性,也比较符合人们崇尚清绝静谧的修为。庄子日:“筌者所以在鱼,得鱼而忘筌。”“言者所以在意,得意而忘言。”作者思想精神的“物”化,让读者去感受,去接受,由“物”而“神”,回归到精神的愉悦和境界的升华。

我非常赞赏中国写意画的那种“大象无形”“大巧若拙”的审美观和孔子的“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的人生观结合在一起,形成中国文人的文质并美,美善统一的美学价值观。在这样的美学价值观指导下,“意到笔不到”,妙在似与不似之间,这便成为中国山水画的特点或者山水画画家要致力达到的一种境界。

一个真正的艺术家,他必须是一个思想家。他要思考世界的问题,思考艺术的问题,思考自身的问题。如果一个艺术家不善于思考,不把自己放置在世界的某一个位置上,他要成为一个成功的艺术家就很难,他的艺术功能就很小。

我们的中国画艺术唯美性很强,有它很大的优势。我们表现的是美,歌颂的是美,提供给社会的是美的艺术品。

 

周:多次见到钱先生您给人写文章,主张“大美”之画。我理解,这是您看重画家的人格和修养在绘画中的作用。业中人士都认为您为人耿直坦荡,热情豪爽,且乐天知命,博学善思。您的的高旷的心胸与在艺术上不懈地探索,使您对于追求“大美”有一种明确的目标。能否谈谈您心中的“大美”。

 

钱来忠:“大美”并不是大画的同义词。时下,许多人把“精品力作”和大画混同了。那种忽视了画义的宏旨和精髓,一味贪大或剑拔弩张,虽能“尽物之态”,却“昧乎理者”,去画远矣。应该说,优秀的画家和优秀的画品的出现,必须深明“情综今古,多文一也”的道理。没有一个成功的画家,会少了学养和修持的。

同时,研习中国画,没有深厚的“国学”功底,不懂得中国的哲学思想和诗性美在绘画中的特殊性,不忠诚艺术而趋利附势,终是很难成气候的。所以,任何一个画家的见地与人品、艺品,无疑使他追求“大美”的艺术不仅有了根基,而且有了动力。

 

诚如斯言,在钱来忠的作品中,我们所见到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抑或一个小小的点缀.无不透出一种对诗语之境的憧憬,它们在冷静的画境里生发出的期许,让我们从容地进入一个诗意的世界。对于他六十余载所创作的书画作品,仅用某个词语概括其内涵是不够的。驻足于四德园他的作品前,一种浩然之气会在诗化的语境中浮动于心头。那一刻,你定能感到生命正从艺术家所创作的书画作品中悄然萌动,刚健的形态、灵动的山水会脱去现实的外套,那般纯粹、宁静、自然,在此诗化的语境里,让人顿然生情。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期,钱来忠开始了国画创作,他将中国古典诗词作为形式语言思维的切入点.从广义的文化符号角度,找寻中国文化的审美定位,在其创作的水墨山水中开始展露出他的文人素质。

画家亓春木如此评价钱来忠的水墨山水:“立宾虹之本,挟抱石之风。宗北派之壮阔险峻、雄强苍浑;又容南派之滋润秀美,含蓄婉约,将巴山蜀水表现得淋漓尽致。他的山水画给人一种伟岸和坚不可摧的感觉以及蕴涵于那恢弘气势下的笔墨之美。同时,他将儒、佛、道学以诗意浸染画作,其作品刚柔相济、阴阳平衡、不落流俗,思想与真谛不露其表,只有认真领悟与体会,才能明白其中的妙味。”

恰如《诗意浸染水墨情》一中所述:这些成就的取得,源于钱来忠深厚的文化底蕴和渊博的学识,当然,也离不开他脚下的这块土地。自古天下山水在蜀中。蜀中山水雄奇秀美,气象万千,上有万仞山,下有千丈水;壁立峰峻,众流壑奔。竹间听韵,松下响弦。其境空濛变幻,为他处所无。

傅抱石先生说过:“画山水的在四川若没有感动,实在辜负了四川的山水!”钱来忠先生长于蜀中,自是近水楼台。先生早年负笈山城,画艺根基扎实,举凡人物、花鸟、山水皆能;后长年游走大小凉山,与彝民同呼共吸,深被其淳朴民风和苍凉山水所感染。踏遍巴山蜀水,、搜尽奇峰,漫访胜景,将性情注入笔端,大自然的山性化作我性,水情溶为我情,胸中丘壑遂为满纸云烟。

观钱来忠之画,用笔精到温润而浑厚沉雄,水墨苍劲而元气淋漓.纵肆多变而朴茂雅正,气宇宏大而格调高古,活脱出一片蜀山攒黛、巴水漾情之境。其峰峦出没、云雾显晦,松秀苍莽、丘壑深邃,气韵流转、泼泼欲动,如抚琴动操,众山皆响,冥游天地,诗意浸透。

正是这秀美的蜀中水山、浓烈的人文气息和深邃悠长的山水灵韵的浸润,使得钱来忠先生的画笔才能幻得如此神奇,作品笔趣隽妙、秀丽古质、意蕴深醇,终成大家气象。

 

[ 编辑:美术中国 ] [ 论坛讨论 ] [ 打印本页 ] [ 关闭本页 ]
 
 

西部书画网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友情链接 | 聚人网络自贡网站建设
版权所有 XBSH.net 机构:黑白斋文化 热线:13038100810(短信) 微信公众号:ehualang QQ:465892122 408310108 E-mail:465892122@qq.com
Copyright © 2003-2014 www.XBSH.net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1008963号-1 中华博物排行榜

 
自贡打折 自贡电影 自贡商城 自贡娱乐 自贡商城 自贡票务 自贡生活 自贡演出 自贡演唱会 自贡网站建设 自贡网站建设 自贡网站制作 自贡网站设计 自贡网页设计 自贡网络公司 自贡建站 火边子牛肉 冷吃兔 牛佛烘肘 自贡特产 自贡美食 成都效果图 成都室内效果图 成都建筑效果图 成都装饰效果图 成都景观效果图 成都建筑动画 成都建筑设计 成都景观设计 成都室内设计 成都园林设计 成都装饰设计 云南普洱茶 台湾高山茶 台湾乌龙茶 成都茶庄 日本茶具 自贡灯会 自贡彩灯 花车彩车 彩灯公司 仿真恐龙 城市亮化 温泉施工 温泉建设 主题公园景观建设 旅游景区建设 仿古及古镇建设 小区景观施工 自贡书画 自贡国画 自贡书法 自贡篆刻 自贡雕刻 自贡油画 自贡艺术